• <span id='i5yh4'></span>
    <i id='i5yh4'></i>
  • <acronym id='i5yh4'><em id='i5yh4'></em><td id='i5yh4'><div id='i5yh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5yh4'><big id='i5yh4'><big id='i5yh4'></big><legend id='i5yh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i id='i5yh4'><div id='i5yh4'><ins id='i5yh4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i5yh4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i5yh4'><strong id='i5yh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dl id='i5yh4'></dl>
          1. <tr id='i5yh4'><strong id='i5yh4'></strong><small id='i5yh4'></small><button id='i5yh4'></button><li id='i5yh4'><noscript id='i5yh4'><big id='i5yh4'></big><dt id='i5yh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5yh4'><table id='i5yh4'><blockquote id='i5yh4'><tbody id='i5yh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5yh4'></u><kbd id='i5yh4'><kbd id='i5yh4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ins id='i5yh4'></ins>

            王秀才休妻得錢度荒年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  傳說明朝末年,惠南一帶遭受旱澇災害,作物歉收,人人挨餓。有個以賣畫為生的王秀才,傢境本來就窮,遇上這災荒年,誰還買他的畫?夫妻倆有一頓沒一頓地熬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日,妻子傷心得哭哭啼啼,犯愁日子怎麼過?秀才坐在一旁默默想辦法。他想到嶽父是富商,向他借幾兩銀子救救急,諒必是沒問題的。

              秀才就對妻子說:“不要哭瞭,哭也沒用。唯一的辦法是去娘傢一趟,向你父親先借些銀子來渡過難關要緊,日後我賣瞭畫就還他。”妻子想想,也隻有這個辦法瞭。她止瞭哭,馬上就起程。

              想不到她父親是個一毛不拔的鐵公雞,六親不認,一聽女兒叫窮要借錢,就立即變瞭臉色,憤憤地說:“都怪我,悔不該當時將你嫁給這窮小子。要借錢免想!沒飯吃,你可以回來,那窮小於我可不管他!”女兒一聽,鼻頭發酸,嗚嗚咽咽泣不成聲,二話沒說,轉身出門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王秀才一見妻子哭腫瞭眼睛回來,大罵嶽父為富不仁。秀才頭腦機靈,又想出瞭一個辦法來。他對妻子說:“還有一個辦法,不知道你敢不敢做?”

              妻子說;“隻要我們有法子活俠去,哪有不敢的道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秀才說:“你明天再回娘傢去,假裝說為借不到錢的事,被我打罵出門,你決意不再到我傢來受苦受難瞭。你父親一定會逼迫我寫休書,到時候,我就有妙法,賺他一大筆錢來過生活。”妻子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她又回到娘傢,對父親哭哭啼啼,訴說瞭緣由和決心。

              父親聽後,立即差人去把王秀才叫來,迫他寫休書,一刀兩斷,各奔前程。

              王秀才假裝不肯寫,他嶽父又氣又急,大聲嚷;“窮小子!你如果寫,我給你三百兩銀子,你再去重新建傢立業好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王秀才聽瞭,故意躊躇一下,面對眾人說:“既然這樣,我就寫瞭。君子立字,各無反悔!”

              眾人說:“這是當然!”王秀才拿起筆,喇喇寫下十二個字:“休之可以改嫁不許再入吾傢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嶽父是個草包,認為十二字是:“休之可以改嫁,不許再入吾傢。”隨即取出三百兩銀子,當眾交給瞭他。王秀才得瞭銀子,不禁暗喜,一路高高興興地回傢。

              事情過瞭一個月左右,王秀才聽說嶽父要把妻子改嫁別人瞭,隨即帶瞭休書告到縣衙去。這縣太爺是個清官,辦事精明。

              嶽婿雙雙被傳到公堂後,縣太爺怒斥被告說:“你仗富欺貧,迫寫休書,改嫁女兒,該當何罪?”

              王秀才的嶽父分辯說;“休書是我女婿自願寫的,上面寫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:休之可以改嫁,不許再入吾傢。”

              縣太爺看瞭他呈上的休書,叱道:“不錯,休書寫的明明白白:‘休之可以,改嫁不許,再入吾傢。’你還敢狡辯,速將女兒送到王傢去!”判完退堂。

              王秀才得瞭錢度荒年,夫妻又團圓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