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w56xi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w56xi'><strong id='w56xi'></strong><small id='w56xi'></small><button id='w56xi'></button><li id='w56xi'><noscript id='w56xi'><big id='w56xi'></big><dt id='w56x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56xi'><table id='w56xi'><blockquote id='w56xi'><tbody id='w56x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56xi'></u><kbd id='w56xi'><kbd id='w56xi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w56xi'><strong id='w56x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ns id='w56xi'></ins>

    1. <i id='w56xi'></i>

      <span id='w56xi'></span>

      <dl id='w56xi'></dl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w56xi'><em id='w56xi'></em><td id='w56xi'><div id='w56x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56xi'><big id='w56xi'><big id='w56xi'></big><legend id='w56x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i id='w56xi'><div id='w56xi'><ins id='w56x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善鬼報恩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在一天漆黑夜裡張老漢傢的狗突然狂叫起來,張老漢剛想起來出去看個究竟,就聽院外傳來尋人的聲音。好像是誰傢丟瞭人,深更半夜地在著急尋找,一會找人的就走遠瞭,可自傢的狗卻還在撕心裂肺地叫。張老漢實在睡不下去瞭,這才披上衣服出來看個究竟。

            張老漢出來後發現,月光下大花正沖著柴草垛大叫,張老漢來到柴草垛旁一看,原來柴草垛裡藏著一位渾身發抖的年輕女人,年輕女人見瞭他象見瞭救命恩人一樣可伶巴巴地說:大爺救救我吧,我如果被他們抓回去,非叫他們打死不可。

            張老漢本來就是一位熱心腸的人,他那裡見過這樣的場面,忙回頭嚇住大花,然後一手把年輕女人拉起來說:姑娘快起來到屋裡慢慢和大爺說。

            年輕女人跟張老漢來到屋裡,一看張老漢對自己並無惡意,才放心地對張老漢講述瞭自己的經過:原來年輕女人是被拐子拐賣到他們村的,給村東頭老王傢的大傻兒子當瞭媳婦,那個大傻子拿她根本不當人看,一天到晚的打她,可王傢人卻不管她的死活,不但不制止傻子對她的毆打,還怕她逃跑整天把她綁在床上不讓她活動。

            今天夜裡傻子心血來潮,把綁著她的繩子解開,想扒光她的衣服行事,她一著急踢瞭傻子一腳,結果把傻子踢暈瞭,她這才抓機會逃瞭出來。可她剛逃到張老漢傢門口,王傢的人就追瞭過來,一著急無意中推瞭一把張老漢傢的院門門沒插,她順勢躲進院子的柴草垛裡。可大花卻是一個不省油的燈,很快就發現瞭她,嚇得她甭怕被王傢人發現抓回去,所以正在柴草垛裡發抖呢。

            張老漢聽瞭年輕女人的講述,然後再在燈光下仔細看瞭看那位年輕女人,隻見那位年輕女人長得到挺好看的,可是身上卻被王傢大傻子打得渾身全是傷,淤青紅腫沒塊好肉。張老漢一看心痛地幫她擦瞭藥,然後又給她煮來兩大碗香噴噴的面條,等那位年輕女人吃完面,天還沒亮張老漢就把她送出瞭村,以後隻能靠她自己逃命瞭。

            三天後,那位可憐的年輕女人還是被抓回來瞭,王傢肯定又是對她一頓毒打、折磨,哭聲、慘叫聲慘不忍睹。張老漢偷偷地從門縫裡看見,那位年輕女人被綁在一顆小樹上,渾身上下全是血,那個罪可是受老嘍!張老漢有心想闖進去救她,可自己身單力薄哪能救得瞭呢?他隻好忍下瞭。

            到瞭深夜張老漢又偷偷來到王傢院門外,他從門縫裡一看,隻見那位年輕女人還被綁在那顆小樹上,耷拉著腦袋一點精神都沒有。張老漢忙叫大花從狗洞爬進去,給那位年輕女人送去兩個包子充饑。可大花進去後就把那位年輕女人從小樹上解瞭下來,然後又從狗洞爬出來。

            張老漢在門外看著那位年輕女人狼吞虎咽地吃著包子,心裡默默地說:姑娘,老漢我沒多大能力幫你,這就算我對你一點小小的心意吧,但願你早日能逃脫苦海。年輕女人見到瞭大花,心裡就明白瞭是張老漢在門外,她一面吃著包子一面向門外投來感激的目光。張老漢見那位年輕女人吃完瞭包子,才帶著大花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可是到瞭第二天天剛亮,張老漢就聽到街道上大傻子的哭喊聲:娘!我要媳婦,我要活媳婦。原來是那位年輕女人在夜裡,等吃完瞭張老漢給她的包子,不堪忍受王傢對她的孽待,一時想不開,在那顆小樹上吊死瞭。她死後的樣子特別慘,扭曲著臉,翻著白眼,舌頭吐出來好長好長,鼻子和嘴裡還流出來好多黑血。這天張老漢一窩囊,頭一眩暈瞭過去,在屋裡整整躺瞭一天沒出傢。

            到瞭深夜,張老漢正躺在炕上發汗,突然聽到自己的院門被撞開瞭,緊接著又聽到大傻從院子裡喊:二,就是大花給媳婦松的綁,打!給哥打死它。原來大傻在昨天夜裡,看見大花給那位年輕女人松綁和喂包子著,所以媳婦得死就記在大花頭上瞭。白天忙著埋人,沒顧得上找大花算賬,這時他來瞭精神,拉著他弟弟,撞開張老漢傢的院門要把大花打死。

            張老漢聽到院子裡的吵鬧聲,就明白瞭是怎麼回事,他哪能叫大傻他們把大花打死呢,所以連衣服都沒披,跌跌撞撞地從屋裡沖出來護住瞭大花。大傻一看張老漢沖出來更兇瞭,又對他弟弟喊道:二,也有這糟老頭的份,就是他帶大花去的,打!給我一塊打。大傻說著,抄起手中的木棒就朝張老漢頭頂砸來。

            可就在這時,黑影裡輕飄飄飛來一位年輕女人,一把抓住大傻手裡的木棒,大傻手裡的木棒被她一抓再也落不下去瞭,急的大傻嗷嗷直叫喚。這時大傻的弟弟一見那位年輕女人,嚇得拉住大傻調頭就跑,一面跑還一面鬼哭狼嚎地喊:鬼!鬧鬼瞭。

            張老漢一見那位年輕女人也是一愣,這不就是上吊死瞭的那位年輕女人嗎?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,難道她沒死?張老漢想到這忙熱情地向那位年輕女人走去,可那位年輕女人卻一面向後退著,一面對張老漢友好地說:大爺您別過來,我已經死瞭,我是剛死的鬼,陰氣太重會傷到您的。

            可張老漢聽瞭,卻不以為然地說:姑娘,我不管你是人是鬼,我就隻知道你是好姑娘,你死的冤呀,可大爺我沒能力救你,你卻來救我們,大爺我謝謝你瞭。張老漢說著就去拉那位年輕女人冰冷的手,可他那裡能拉的到哇。

            那位年輕女人聽瞭張老漢的話,感激地眼淚差點沒下來,可她卻沒有眼淚,隻好又對張老漢說:大爺您老可別這樣說,您和大花不也救過我嗎?您們也是我的恩人呀!這也就算是我對您們的報恩吧。大爺請您多保重,我該走瞭。那位年輕女人說著,又輕飄飄地走進瞭黑影裡。

            張老漢看著那位年輕女人離去的背影,感激地不知再說什麼好瞭。第二天張老漢咬咬牙,來到公安局報瞭案。很快大傻就被警察抓走瞭,而且還順藤摸瓜,破獲瞭一個拐騙人口的大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