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'xktjv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xktjv'><strong id='xktj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xktjv'><div id='xktjv'><ins id='xktj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xktjv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xktjv'></i>
      1. <acronym id='xktjv'><em id='xktjv'></em><td id='xktjv'><div id='xktj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ktjv'><big id='xktjv'><big id='xktjv'></big><legend id='xktj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xktjv'></dl>
          <ins id='xktjv'></ins>
        1. <tr id='xktjv'><strong id='xktjv'></strong><small id='xktjv'></small><button id='xktjv'></button><li id='xktjv'><noscript id='xktjv'><big id='xktjv'></big><dt id='xktj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ktjv'><table id='xktjv'><blockquote id='xktjv'><tbody id='xktj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ktjv'></u><kbd id='xktjv'><kbd id='xktjv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審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
              大年初一現男屍

              明朝某年的大年初一早上,陽豐縣縣令陳安仁剛起床,捕頭劉強便來報,說城北門外的樹林裡發現一具男屍。陳安仁吸瞭口劉強帶進的冷氣,套上官服出瞭門。趕到現場,隻見屍體的脖子上勒著一條紅佈帶,陳安仁忙問衙役、仵作等誰認得這人。馬上有人認出瞭,說這是本縣的綢緞商曹貴,長年在外倒賣綢緞,已近一年沒在城裡出現瞭。陳安仁把曹貴的屍體查瞭一遍,將目光停留在那一雙腳上,那雙腳上沒有鞋。隆冬臘月,他怎可能不穿鞋走路呢?看他的腳底板,也沒有赤腳走路的痕跡。

              陳安仁命兩名衙役看管屍體,帶其他人直奔曹貴傢,剛進傢門,屋裡的女人十分慌亂,忙把床下的一雙鞋塞進床底,她抓過床上的大紅新襖穿上,要系襖腰卻沒摸到腰帶,襖上的腰帶沒有瞭。陳安仁搶過那雙鞋,見是雙新的男人鞋,鞋底幹凈。他吸吸鼻子,下令搜查屋內。劉強在門後找到塊佈巾,呈給陳安仁。陳安仁聞一下揣進懷裡。經詢問,這女人叫薑春葉,正是曹貴之妻。陳安仁繞著她踱瞭幾步,猛地大聲道:“這雙鞋是誰的?”薑春葉驚得跌坐在地,臉色變白。陳安仁又突然問道:“認識這個嗎?”說著,抬手亮出一樣東西:一塊圓形雕花玉佩。這是他剛才在死者綁腿裡搜到的。薑春葉忽地沖出門去,奔到北門外樹林,看到曹貴的屍體,哭嚎著撲上去。陳安仁沒讓她碰到屍體,以涉嫌謀害親夫的罪名逮捕瞭她。

              酒鬼阿三是兇手?

              進入大堂,陳安仁升堂審案。陳安仁道:“本縣早就斷定樹林並非第一案發現場,死人不可能自己光腳走進樹林,又把腳底擦幹凈。到瞭曹傢,見薑春葉慌亂地藏一雙男人鞋,她又找不到自己的襖帶,而勒死曹貴的正是同薑春葉的大紅襖相配的紅佈帶。本縣亮出玉佩,這女人就直奔樹林來,屍體不是她放的,她能一下子就找到嗎?”堂前響起嗡嗡低語聲,透出振奮、欽佩的情緒。

              薑春葉卻啜泣著道,玉佩是她與曹貴的信物,曹貴臨走時同她約定,如有人送來這塊玉佩,說明他回來瞭,她可到北門外樹林中相會……她的襖帶是怎麼勒到曹貴脖子上的,她不知道。問她屋裡如何會有男人鞋,是不是曹貴的,她一字不吐。

              陳安仁正要動大刑,捕頭劉強道:“大人,本案真兇恐另有其人。大人還記得在曹傢門後發現的那塊佈巾嗎?”陳安仁從懷裡摸出佈巾,說:“這是做什麼用的?”說著,劉強把佈巾蒙到臉上,把佈巾的兩角在腦後系住。他變成瞭蒙面人。“酒鬼阿三!”堂前眾口一詞地嚷道。這阿三是陽豐縣及鄰近縣人人皆知的盜賊,常見他蒙面躥房越脊,竊掠富戶財物。因他行竊時總是渾身酒氣,才得瞭“酒鬼”的綽號。

              陳安仁扯下佈巾:“這條佈巾酒氣熏人,劉捕頭,即刻將阿三提來查問!”阿三很快就被抓來,他供述如下:大年三十後半夜,他盯上瞭一個趕路的富商,並跟著富商潛入宅子。可富商進屋觀望一陣後,又氣呼呼地離去瞭。他本想盜下富商的包裹,可看到富商大年裡那般難受,就罷瞭手。第二天聽說叫曹貴的被害在樹林裡,他去看熱鬧,見被殺的正是昨晚那個富商。陳安仁瞪眼喝問:“依你看,曹貴為何剛到傢就生氣離去?”阿三說他看見床邊放著一雙男人鞋,曹貴定是見鞋起疑。陳安仁沉思片刻,說:“雖然兩嫌犯殺人的證據都不足,但也都不能免除嫌疑。”他便將阿三和薑春葉投入大牢。以後多日,陳安仁不再審案,每天閑庭信步,觀花玩鳥。

              幾天後,劉強來報,說他查出瞭案發第一現場,曹貴應是在離他傢不遠的榆樹下被殺。榆樹下有搏鬥的痕跡和掛在樹杈上的一角衣料。陳安仁下令再提審倆嫌犯。

              縣令大堂審鞋

              縣衙大堂上,陳安仁好半天一言不發,猛然,陳安仁道:“本縣今天不審這一男一女倆嫌犯,審另一個特殊的嫌犯。誰?就是它!”他舉起瞭一樣東西—那雙出現在薑春葉床邊的男人鞋。堂下起瞭一陣騷動。陳安仁把鞋擲到案臺下,令衙役大刑伺候。衙役們傻愣著不知如何是好,陳安仁竟走下案臺,奪過刑杖猛擊那鞋。沒一會兒那鞋便被打得幫裂底碎瞭。陳安仁拎起殘破的鞋,笑道:“它到底還是招瞭。”他揭開綻破的鞋底給人看。鞋底裡層有一個紅線繡的心形圖案,心內還繡有幾個字:劉強薑春葉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,劉強在大年初一到陳安仁傢稟報,陳安仁就嗅到瞭劉強身上的胭脂味。在薑春葉房間裡,陳安仁又聞到瞭同樣的胭脂味,他察覺出瞭這二人有著非同尋常的關系。在探察案情的同時,他始終註意劉強的動向。當罪證由薑春葉指向阿三後,他證實瞭自己的判斷,便故意不審案,讓劉強為薑春葉著急,誘使他假造給薑春葉開脫的證據,露出瞭馬腳。但這些還不足以證實這二人有不正當關系。陳安仁忽然想起自己的夫人原與薑春葉同鄉,夫人曾說起過她傢鄉有一習俗,女人們在給心儀的男人做鞋時,在鞋底裡層繡上紅心和兩人的名字。薑春葉床邊那雙鞋,既然不可能是曹貴的,那就一定是給劉強做的。所以就演瞭審鞋這出戲。

              劉強大喊冤枉:“大人,就算我倆關系曖昧,那又怎麼樣,曹貴被殺跟我沒有一點關系。”陳安仁道:“除夕夜你同薑春葉幽會,薑拿出給你做的鞋,以表心意。你把鞋放到床邊,上床與薑親熱。事後,薑沉沉睡去,你卻察覺到有人正從外溜進,忙下床躲到床後,窺見是阿三來行竊。此時,又有人進來,阿三藏到門後。來者正是曹貴,誰也沒料到他能在除夕夜趕回。曹貴發現床邊的男人鞋,氣得轉身離去,阿三目睹後離開。你見此情景,發現這是殺掉曹貴嫁禍阿三千載難逢的時機,便找一塊佈巾灑上酒,當做阿三的面罩丟在門後,然後你拿著襖帶追上曹貴,把他勒死。為不使薑春葉有明顯嫌疑,你把曹貴的屍體運到北門外樹林,剛喘口氣,驀地想起瞭薑春葉給你的鞋,留在床邊肯定要露餡,可這時候回去處理,來不及瞭,天已放亮,你靈機一動,扒走曹貴腳上的鞋。這樣,人們就會懷疑薑春葉床邊的鞋是曹貴的,可薑春葉不可能殺曹貴運屍體到北門外樹林,她就沒什麼危險。在她傢門後有阿三的面罩,罪證就指向瞭阿三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強道:“這隻是大人的推測,試問如果是我拿走曹貴的鞋,那鞋現在在哪裡?”陳安仁冷笑一聲,扔出一雙鞋,綢緞鞋面,隻是已半舊。陳安仁命仵作拿出驗屍記錄下的曹貴腳的尺碼對照。仵作對照後稟道,曹貴腳的尺碼與此鞋正合適。面對確鑿證據,劉強隻能認罪。那麼那雙鞋是怎麼到瞭陳安仁的手裡呢?原來,阿三目睹瞭劉強殺人,等劉強把鞋藏在樹上時,他便偷偷取走,陳安仁私下審他時,他將實情相告……